出货量下滑70%!外贸照明企业怎么活下去?

 二维码 42
发表时间:2020-04-02 14:37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E6AlfX5GEdARLSpLMINSAQ

进入三月后,全国各地气温渐渐转暖,北方杏花已开。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复工复产有序进行。但是正当国内疫情逐渐平复、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国外疫情却开始蔓延,东南亚、欧洲许多国家宣布“封国”

很多人没想到事情的转折来得这么快:一二月份中国疫情严重,作为“世界工厂”却无法生产,海外客户紧急催单;进入三月份,国外疫情严重、市场低迷,原本催单的客户纷纷推迟订单,甚至取消订单。

对于外贸人来说,“倒春寒”来得有点让人措手不及。对于疫情,“国内打上半场,国外打下半场,外贸人要打全场。”已经成为网络上外贸人自我调侃最常见的段子。

欧阳雨晴(化名)是一位爱读书、爱码字的网友,也是一位外贸工厂的老板。他的灯具厂也面临同样的状况:目前法国、英国市场暂停,德国的一家大客户刚刚取消了近50万美元的订单。几个主要出口国中,目前只有奥地利市场还算正常。

欧阳雨晴表示:“前几天看见一家港资出口玩具的工厂倒了,一家台资出口电子配件的厂关了。但我们这些本土小企业却难以一关了之:一方面是关了厂,员工去哪里?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像这百十号员工一样,需要靠工厂养家糊口。”

虽然目前很难,但欧阳雨晴表示,仍然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订单被取消,压力纷至沓来

欧阳雨晴所经营的工厂位于东莞东城,主要生产经营灯饰及LED照明产品,目前厂房面积8400平方米,现有员工110余名,2019年出口总额为1100万美元,并且还是东莞认证的高新技术外贸企业。

当国内疫情形势出现好转时,欧阳雨晴便着手工厂复产。除湖北员工外,3月10日112名员工悉数到达,最后的7名湖北员工也于3月25日~27日先后返回。

“开工还算顺利。”欧阳雨晴说。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当疫情在国内逐渐得到控制时,国外却出现疫情蔓延之势。很快,一向追求自由浪漫的法国人首先坐不住了。3月18日,法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超过7000,第二天,他便接到了法国麦森集团的邮件。

因为关店,麦森集团也对即将出货的订单做了调整:从第13周(3月23日)起,所有带有ETD的订单(重复订单和新项目订单)将推迟到2020年4月底,儿童部门的订单也将推迟到2020年4月中旬。

麦森集团在邮件中强调:请注意,这些订单都没有被取消,只是因为特殊情况而延迟。尽管订单只是延迟,但这仍给欧阳雨晴带来了资金压力,“所压的成品有5个柜了,金额达到60余万美元。而且,仓储也要花钱”。

当然,更糟心的是客户取消订单。就在麦森集团延迟订单后不久,欧阳雨晴在德国的一家大客户直接取消了一张金额达40余万美元的大订单。这笔订单中有的配件供应商已经做了半成品,仅仅是原材料一项就要损失近20万元人民币。

据欧阳雨晴统计,从3月18日收到暂缓出货的通知到3月25日,共有20多万美元的货物被积压,取消订单累计金额为60余万美元,通知暂停生产的订单有20多万美元,三者合计超过100万美元,占已接订单的40%。

情况还在恶化。和去年同期相比,去年接到的订单额是350余万美元,今年同期则少了100余万美元,减少近30%,后续4月份订单恐怕会归零。更难过的是,去年同期出货170余万美元,今年才50万美元不到,下滑70%,企业现金流非常紧张。


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

做还是不做,这对欧阳雨晴来说都是个问题:手上已经有的订单,客人不通知取消,就还得购买原材,还要做,但万一对方取消订单又将损失惨重。就算客户不取消订单只是延期出货,积压的货物也要占用流动资金。

但是不管如何,成本已经摆在那里,订单被取消和推迟后,除了成品积压、材料积压等直接成本外,还有人工成本。

欧阳雨晴说:“目前的状态是进退两难,连湖北的员工都来了,工厂又不可能放假,所以现在改成了一周5天、8小时工作制。虽然出不了多少货,但是员工工资是一分不能少的,员工工资保底一个月3700元,仅仅工资一项一个月就要50多万元。”

由于欧阳雨晴所使用的厂房是直接从当地村委会租用的,国内疫情严重时,村委会直接免去了他2月份11200元的租金。但是按照目前这种情况下去,欧阳雨晴预计,如果算上三四月份的厂租+工资,他的工厂这两个月恐怕合计要净亏150余万元。如果五月份情况不好转,那就更让人头大和狂抓。

客户纷纷推迟订单甚至取消订单后,压力开始从终端企业向上游传导。由于终端企业大量处于半停产的状态,未来拖供应商货款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现在供应商大多要订金才生产,他们更怕订单取消。

“不过我们上游厂家配合得很好,一个原因是我们的付款还比较准时。今天有一供应商交不起9000多元的房租被房东断电。我提前给了他15000(元)的货款,他答应今晚赶货出来。” 欧阳雨晴说。

但对于行业今年的情况,欧阳雨晴有些悲观:今年外贸中小企业会“死”不少,而东莞很多是中小外贸企业。

欧阳雨晴和他的同行聊天得知,周围企业的美国市场业务全停了。由于无事可做,有个厂30多人放假,有的外资厂则直接选择关闭,“而我们国内这些老板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关厂,因为我们也和员工一样,靠工厂养家糊口”。

怎么办?想办法保证企业的现金流。“办企业,有时现金流比利润更重要,目前这种情况下,现金流更加重要。”欧阳雨晴强调,为了保证现有客户的稳定,他不得不选择降价。


企业艰难自救

第二天一大早,欧阳雨晴便来到工厂,通知业务、PMC(Production material control,生产及物料控制)、财务、采购、生产经理,9点开个碰头会。碰头会上,欧阳雨晴对未来工厂可能遇到的糟糕状况提出了判断:一种是客户订单暂停80%,如果情况好一点,客户订单可能只会暂停50%。

如果真的订单暂停80%,欧阳雨晴提出了两种解决办法:客户订单暂停,工厂也暂停,员工半放假,到客户恢复航运时再组织生产;或者客户暂停,工厂不停,仍然组织采购、组织生产,把产品做成成品放到仓库。

两种方式各有优劣,前者的好处是可节约采购成本,减少资金压力。但缺点是当客户订单恢复时,工厂将无货可出,再组织生产又要一个月的时间;后者的好处是客户订单一恢复,工厂马上有货出,但问题是加大了供应商应付账款,而且如果客户最终取消订单,那么损失就可能比较惨重。

采购部经理认为,如果把材料弄回来,而货款回不来,拿什么钱给供应商?搞不好要好几百万呢,势必陷入被供应商追货款的被动局面。

生产部经理表示,如果现在没有事做,那只有不加班甚至休息,而员工是要保底工资3700元/月的,所以还是要继续生产。

财务经理反驳,如果最后客户不要了,咋办?


微信图片_20200402143837.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如何做,在这次会上并没有讨论出结果。由于欧阳雨晴的公司是合伙制,生产部、采购部、工程部、PMC部、业务部、财务部,6个经理各有5%的股份,这个事情大家必须形成统一的意见才能执行下去。

欧阳雨晴表示,这件事情可以等到下周例会再定,但他提了个要求:如果到5月10日的时候,出货减少80%,财务要制定一个预案,拿出收入和需求报告。

开完会,欧阳雨晴看见一个业务员将客戸暂停出货的邮件发到了QC、QA一级。欧阳非常生气:“这简直乱来。”随即他叫来业务经理及业务员,要求客户取消及暂停订单只发给他,不要发那么多人,以免人心惶惶。

随后,欧阳雨晴旁听了PMC与业务员对单,哪些货可出,哪些货出不了。下午检查了一款寄到香港地区的产前样。“以前是客户来签样的,现在不方便来,只有把样品寄到客户那里了。”欧阳雨晴说。

联系方式

——

zongbianban@163.com

0760-22343456

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中兴大道古镇灯饰大厦A座6楼

关于我们

——

立足中国灯都古镇,聚焦全国知名灯饰照明品牌,《古镇灯饰报》是由中山市古镇镇人民政府指导、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为新闻主管单位的中国灯饰照明行业第一份行业报。自2002年创办至今,其拥有近二十年灯饰照明行业服务经验和渠道资源,在全国主要省市都设立了办事处,服务网点逾300个。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古镇灯饰报”